藏经阁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从冷宫公主苟成武道至尊 > 正文 第一百一十四章 怪异
    “轰!”

    一头好似大象,通体漆黑,头顶上长着金黄色尖角的巨兽被太武真身法相一巴掌扇飞,庞大的劲风化成气流,在很远处汇聚成席卷天地的暴风。

    “咻!”

    凄厉的破空声在耳畔响起,他化自在天法相变化无穷,此刻在姜子柔背后化成一十八道神矛,似金非金,似玉非玉,带着摧毁一切的恐怖力量,刺入到了那尊巨兽的身躯之中。

    “嗷!”

    那尊体型足有小山般大小的巨兽惨叫出声,不断的挣扎,但却无法挣脱他化自在天法相的束缚,汩汩魔气顺着长矛流入姜子柔的身躯之中,为她补充之前战斗中的消耗。

    长发飞扬,如玉般的肌肤中道道魔纹若隐若现,妩媚惊人。

    这尊巨象叫做蒙,但凡出现必然伴随着千里大旱,是天生异兽,即便是圣人见到了也要头疼无比,如今却轻易的死在了姜子柔的手中。

    “如果是踏入这片战场最开始时候的我,绝对无法轻松杀死这个怪物的……”

    姜子柔脸上摆出沉思的神色。

    周围又各种各样的魔物妖兽侵袭,但却被混沌青莲挡开,可以清晰的看到,混沌青莲的防御层次也已经提升了不止一个等级。

    “这只蒙兽的实力相当于四品到五品的圣人。

    之前我也能杀死它,但需要动用太虚之力、元神道剑或者是最后四式的如来神掌,但现在我只需要放出异象便可以轻松解决……”

    隐约之间,她有所明悟。

    “原来如此,踏上这条路的时候,不知不觉间蜕变已经开始了,那么蜕变的结束又是什么?”

    如今。

    她的实力已经远超寻常的圣人,然而这条道路依旧看不到尽头。

    路在何方?

    正在姜子柔胡思乱想的时候,周围灰雾缭绕,姜子柔刚忙小心凝神,还没等她来得及动用重瞳,那突然出现的灰雾便已经散开了。

    “唳!”

    凄厉无比的叫声好似厉鬼,那声音中包含的痛苦让人头皮发麻,连姜子柔那欺霜赛雪的手臂上都忍不住出了一层细细的鸡皮疙瘩。

    “嘶……这是什么东西!”

    姜子柔面露惊讶。

    在她面前,是一头展翅欲飞的凤凰,周身气息古老无比,生命朝气旺盛如烘炉,远比同为顶尖神兽的苏离强大太多。

    但让人感到骇然的是。

    这头凤凰身上到处都是血迹,她被挂在一头巨大的古树上,锋利的树枝刺入其身躯,那原本代表着尊崇的凤目则被整个挖去,黑漆漆的一片。

    暗红色的血液顺着残缺的羽翼流淌,洒落在地上,将脚下的泥土融化成赤红色岩浆般的存在。

    那古树的其余枝干上倒吊着白象、苍龙、金鹏以及许许多多的人类强者,皆面露痛苦,凄惨无比。

    原本代表着祥瑞的凤凰被束缚在邪恶的魔树之中,阴冷的气息环绕身周,血腥味浓郁刺鼻,散发着浓浓的不详。

    姜子柔神色凝重,她看着那些被挂在古树上的尸体。

    “这些尸体,都是曾经陨落在这条路上的闯关者吗?”

    来不及思考,突然间,两根细小的触须延伸,狠狠的刺入被缚真凰双目之中。

    推荐下,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 \咪\咪\\app \cess\ 】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唳!”

    凤凰发出凄厉的哀嚎,浑身颤动,粘稠的黑血从眼眶之中被生生挖出,迅速被古树所吞噬。

    这头古树好似活过来一样,无数的枝干延伸,好似一轮又一轮天刀,燃烧着赤色的火焰,劈头盖脸的朝着姜子柔砸来。

    “既然如此……”

    姜子柔纤细的身躯若风雨中起舞的蝴蝶,躲开漫天的攻击,轻巧落在远处。

    大夏龙雀出鞘!

    三大异象合一!

    太虚之力贯穿全身!

    前所未有的光芒绽放在手中的长刀之上,带着一种决绝,狠狠劈向眼前的古树。

    “此剑·开天!”

    ……

    “不详!”

    靖州边界的那座高山上,身材高大小巨人般的忘我长老双目淌血,忍不住失声道。

    “什么样的不详?”

    南宫魃摩心头也是震撼莫名,他们隔着上千里的距离,就是因为动用秘法远远的看了一眼,结果一尊半圣顶尖的强者就差点自毁双目。

    这样的怪异……未免有些太过霸道了。

    “凰血古树!”

    忘我解释道:

    “我年轻时在海上游历,曾经得到过一本来自海外的古书,上面介绍了修士在突破时可能会遇到的种种厄难,这凰血古树便是其中最恐怖的一种,在诸多难以理解的怪异之中,排名前十!”

    因为常年漂流在海上。

    轮回海实际上就是一支巨大无比的船队。

    相比于陆地,海洋要更加广阔和神秘,也正是因为如此,轮回海总是能得到些奇奇怪怪的东西,遇到些难以理解的怪异。

    这其中,有些禁忌对于圣人来说都是触之必死的。

    凰血古树毫无疑问便是其中的一个!

    在新世界,对于人类来说,威胁最大的除了妖、魔之外,还有那些难以理解的怪异。

    而相比于妖魔。

    这些怪异显得更加危险、捉摸不透,毕竟妖魔有规律可循,可以交流,但怪异却无法交流,往往是碰之必死。

    “按照你的意思,那个家伙是真的要完蛋了?”

    南宫魃摩收回目光,生怕招惹到自己理解之外的存在,他脸色阴沉,朝着身旁的忘我长老问道。

    “应该如此。”

    忘我长老脸上露出一副故作悲天悯人的失落表情:

    “若是碰到些简单的怪异,说不定她还真的能将这条断路走通,不过,她太倒……轰!”

    忘我长老话没说完。

    便听到了远处传来的剧烈震动,他神色僵硬,缓缓抬头,随后眼珠子便高高凸起,布满了血丝和惊骇。

    在远处。

    浓厚的乌云之上,炽热的光芒照耀十方,好似一轮太阳缓缓升起。

    方圆千里被照的透亮,此刻明明是黑夜,却让人有一种来到了夏日正午时分的错觉。

    “啊!”

    凄厉的嚎叫声带着一丝解脱传入他们的耳中,凰血古树那不详的气息正在飞速的净化消失。

    这次,即便是不动用秘术,他也能清晰的看到那片战场上发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