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经阁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龙狂医 > 章节目录 第004章 这病我能治!
    “小伙子,你找谁?”

    应声打开门的是一穿着朴素的中年男子。

    那男子五十左右的年纪,满脸皱纹,十分沧桑。

    “高叔。”叶枫叫道。

    声音微微发颤,语气显得有些激动。

    而他眼睛也瞬即红了。

    “你是?”

    那男子上下打量起叶枫来,脸色渐渐有了变化,好似看出了什么。

    叶枫说道:“高叔,是我啊,我是叶枫!”

    “叶枫?”听他自报姓名,那男子浑身一颤,万分激动地道,“你是阿枫?”

    “对,我是阿枫。”叶枫用力点头道。

    眼前的男子不是外人,是他们叶氏集团的元老。

    也是他父亲最好的朋友,最忠实的助手。

    五年前,他父亲被害,身陷囹圄之后,叶氏集团上下忠实他们叶家的人都被驱逐了出去,高叔,高远鹏便是其中之一。

    他能想象到对方被赶走之后,会过得多凄惨,因为大家都知道对方是他们叶家最忠实的朋友,仇家怎么会轻易放过他。

    不过好在他的命保住了,还好好活着。

    活着比什么都好。

    “阿枫,你……你竟然还活着!”

    高远鹏一把抓住他的手臂,颤声说道。

    叶枫点头道:“是的,我还活着,我没有死,现在我回来了。”

    “太好了,真的太好了!”高远鹏喜极而泣,说道,“五年前,你突然消失,我们以为你死了,没想到你还活着!老天爷开眼呐,让你们叶家有后!”

    他热泪盈眶,激动得不能自已。

    叶枫说道:“本来我已是死人,但我命不该绝,有人把我救活了过来,这五年我隐姓埋名,浪迹天涯,现在我光明正大地回来了!”

    “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高远鹏说道,“小枫,你快进来吧,进来坐!”

    他急忙将叶枫请进家中,热情招待。

    他们家房子又破又小,当真是家徒四壁,穷困不堪,可想而知这些年他们过得有多苦了。

    “高叔,这五年你们一直住在这种破地方吗?”叶枫问道。

    五年前,在他们叶家还辉煌的时候,高远鹏也是年薪千万的富人,住着豪宅,开着豪车,可眼下却是这么一番景象,穷困潦倒,活得不如普通人。

    高远鹏点了点头,叹口气道:“是啊,这几年我们一直住在这里,自从你父亲出事,公司被人夺走之后,我就失业了,从那以后再也找不到工作,事事不顺,结果不但没赚到钱,还欠了一屁股债,只有卖房卖车偿还债务,后面你月姨又生病了,生了一场大病,我们四处筹钱给他治病,所以更是债台高筑,日子过得一天比一天苦。”

    “阿枫,这五年你去了哪里,做了些什么?”他随即问道。

    “刚才我看到,一下子根本没认出你来,要不是你叫我一声高叔,那我根本不敢相信,你竟然是阿枫。你的变化太大了,从一个稚气未脱的少年人变成了一个大男子汉,不过仔细看,越看越有你父亲当年的模样,他还你这么年轻的时候,一样地朝气蓬勃,意气风发,要不是他那么敢打敢拼,那也不会一手创建偌大一个集团,只是可惜,被贼人害了。”

    他摇头叹息。

    叶枫说道:“这五年我去了很多地方,有些地方是寻常人不曾去过的。我学到了很多东西。”

    高远鹏点头道:“嗯,看得出来,你成长了,已经不是以前那个阿枫了。”

    “只是,你这么贸然回来,难道不怕林家人对付你,我可不希望五年前的悲剧重演,你父亲身在狱中,这辈子恐怕都出不来了,而你母亲病得很厉害,妹妹又失踪,至今下落不明,你是叶家唯一的血脉啊,你们叶家可不能无后!”

    他语气忽然一沉道,神色变得有些紧张。

    叶枫却浑然不在意,淡淡一笑道:“高叔,你不说又有谁知道呢?”

    他对外人隐瞒自己的真姓,并不是惧怕仇家对付,而是怕惊动他们,让他们闻风而逃。

    不过以他的本事,对方就是逃到天涯海角也一样能找到。

    他要找的人,谁也逃不脱他的手掌心。

    高远鹏摇头道:“嗯,我不会说的。”

    “高叔,我想问你,我爸和我妈现在怎么样了。”

    叶枫忽地端正神色道。

    他来找高远鹏,主要就是来向对方打听他父亲和母亲的情况。

    对方是唯一知道他父母消息的人,也可以说是他唯一能联络的亲人。

    这五年,他时刻想着与父母,还有那失踪,毫无音讯的妹妹见面。

    眼下他回来了,当然得先确定他们的情况,最好能马上见到他们。

    高远鹏回答道:“你爸妈他们一直那样。你爸在城南监狱服刑,一个月只能探望一次,我几乎每次都有去探望,距离下次探望还有差不多十天的时间,而你母亲在精神康复中心,我托人照顾的,你不用担心,至于你妹妹,我真的不知道她在那里,五年前那个雨夜她失踪后,就一直没有她的消息,警察也没有找到她。”

    叶枫点头道:“我知道了。高叔,真是有劳你了。”

    “客气做什么?你父亲是我兄弟,我们彼此都把对方当亲兄弟看待,他的事就是我的事,只是我力量单薄,有心无力,只能给予一点微薄的照顾,不能帮他们解脱痛苦。”高远鹏说道。

    叶枫说道:“所有的痛苦我来解脱。”

    这话说得很冷静,但却带着一股狠绝之意。

    两人聊着,叶枫询问别后事宜,高远鹏知道的都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他。

    “哎哟,哎哟哟!”

    两人正聊着,突然,听到里屋传来一阵呻吟声。

    那是痛苦的呻吟。

    下意识地,叶枫打住话茬,转头朝里面望去。

    “高叔,这是怎么回事?”他问道。

    高远鹏长长叹口气道:“哎,还不是你月姨,我刚刚不是和你说了吗?她生病了,病了很多年,情况越来越严重,医院都不收了,让我们接回家自行休养。”

    “得的什么病?”叶枫随口问道。

    高远鹏说道:“癌症,肺癌,她肺向来就不好,有遗传的哮喘,还得过肺结核,你们家公司出事,我下岗失业后,她检查出了这个病,真是祸不单行,这五年,四处求医,家里的积蓄用光,还欠了很多外债,我们这个情况,能坚持活到现在已经很不错了。”

    叶枫道:“让我看看月姨。”

    他起身朝里屋走去。

    窄小的房间里,一中年女子躺在床上。

    面色黧黑,枯黄,人已经瘦成皮包骨,人不像人。

    她眼睛闭着,身子在扭动,口中不停发出痛苦的呻吟声。

    显然已是个垂死之人。

    “哎,医生说她已经病入膏肓,无药可救了。”高远鹏唉声叹气地道,“医生说她最多只能活三个月,但我看啊,估计没几天好活了,只能躺在床上等死。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老天不长眼呐!”

    他不住摇头叹息。

    “高叔,月姨这病也不是病入膏肓,无药可救。”叶枫说道。

    “什么?”高远鹏惊讶道。

    叶枫说道:“我是说她这病我能治!”

    他斩钉截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