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经阁 > 玄幻小说 > 天子剑诛魔篇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六十八章 诅咒
    面对锋利的银魄神剑,那个肉球非但没有后退,反而更加用力前进。

    在银魄神剑的威力下,那个肉球迅速被划开,一团白色的烟如墨水一般慢慢晕开,越来越淡,直到散开得没有了影子。

    “多谢了,没想到给我破解了这个诅咒的人,竟然是你。”

    众人朝着说话的地方看去,那肉球里装着的,竟然是两个人,不,确切地说,是两个连体人。

    这两个连体人长相并不算漂亮,但他们面容白皙,肤色较女子都要红润一些,想来,是长年躲在肉球里不见阳光的缘故吧。

    见到这一幕,连剑魔都十分惊异。

    看到剑魔,这两个连体人对他行了一礼:“多谢前辈以无上神功为我破解了这个诅咒。”

    接着,他又转过身,对媚骨书生和天戊道:“这位前辈能为我破解这困了我千百年的诅咒,他的功力之深,恐怕不在我三人之下。”

    “你怕了?”天戊问。

    地寅叹了口气:“他为我解开了这个诅咒,按理说,我应该感谢他,可是……这真叫我为难啊。”

    媚骨书生轻轻扣了扣“腰带”,绕指柔如丝带般祭出:“你为难的话,就站在一边为我们掠阵,我和天戊去对付他。”

    地寅果真站在了一边,看着两位盟友上前走去。

    “听说前辈是数百年来,继剑圣以来的武林剑客第一人,是么?”媚骨书生轻问,“媚骨不才,想用这绕指柔会一会前辈的银魄神剑。”

    “废话少说,用你的剑来说话吧。”说着,剑魔当先出招,他的剑招极快,一道道剑芒如乱麻般罩住了对方。

    他的剑招虽乱,可以说是毫无章法,但明白人自是知道,他这是乱中有序,败中求胜,寄一实于百虚,藏百巧于一拙,实是剑法中的上上品。

    见此,天戊上前一步,衣袍一挥,袖底生风,天空中竟然出现了许许多多的锅碗瓢盆,在半空中轮番更转。

    这一幕,看去颇为滑稽,不知道的人看去,还以为这天戊是在耍杂技呢。

    然而,这些看似可笑的锅碗瓢盆,竟然将剑魔这变幻莫测的一招给拦截了下来,还隐隐有占上风的势头。

    “嗯?”剑魔眉峰轻蹙,“你是儒仁门子庖?”

    “子庖早已经死了。”天戊手上微微凝力,所有的锅碗瓢盆都被收拢了过来,“现在站在你面前的,是天地盟成员天戊。”

    “嗯?”轻轻地惊异之后,剑魔似乎明白了什么,轻轻点了点头,“我想我们可以做朋友,因为我们有共同的敌人儒仁门。”

    “哼哼!”面对这个条件,天戊的神情没有任何转变,“与儒仁门有过节的,是子庖。我说过,子庖早就死了,现在和你说话的,是天戊!”

    言来语去之间,媚骨书生早已经不耐烦了,右手轻轻抖了抖,绕指柔如龙蛇般蜿蜒前去。

    媚骨书生使的这一招名叫“弱柳拂风”,长剑前去之间,犹如千万条柳枝缠联缭绕,像是被风吹拂,来来往往

    ,对招的人,如入千万人的行伍之中,必定是左支右绌,捉襟见肘。

    然而,剑魔横过银魄,人剑合一,一招“舞风车”使出,手中长剑如电风扇的扇叶旋转。

    银魄神剑是何等锋利,长剑开合之间,绕指柔所幻化出的万千柳枝尽数被砍折,就连绕指柔本身,也被一股无形威势给压了下去。

    见此,媚骨书生双眉微微挤了挤,如此高手,在他的生命中见得不多,当下,指尖再聚力量,这一招承上启下,当即便有簌簌风声响起。

    这一招名字叫做“回风舞柳”,虽然看似与上一招有异曲同工之妙,但剑招洋洋洒洒,较上一招更为凌乱,没有一丝章法可寻。

    一眼看去,但见枝条横斜,在地上洒下凌夷的影,剑气似乱风中的残叶,往来驰骋。

    “哼哼!”剑魔嘴角呈现出一抹阴险的弧度,“让你见识一下万恨成魔吧。”

    一语才落下话音,剑魔早已祭出体内的玲珑丹,这颗玲珑丹竟然如水一般浸入银魄神剑剑身之中。

    随着银魄神剑的一挥,那些柳条如腐木一般,寸寸断裂成灰,并有一股邪力通过这些柳枝慢慢袭向绕指柔,使得绕指柔的剑尖呈现出了淡淡的黑色。

    并且这股邪在以剑气为媒介,汹涌冲向绕指柔,若非媚骨书生以强横力量抵抗,此刻的媚骨书生连同绕指柔,都已经化作虚无。

    媚骨书生眉心一紧,握剑的手又加了几成力道,轻轻抖了几下,绕指柔翩若惊鸿,婉若游龙,以瞬息万变之势,猛袭向剑魔。

    剑魔的双眼眯成了两条缝,嘴角肌肉微微动了几下,点了点头,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道:“就让太乙初玄为你送终吧。”

    绕指柔如龙蛇一般蜿蜒袭来,势可压山河,在那奔腾而来的剑势之下,飞鸿难逃,鹰隼难避。

    然而,就在媚骨书生接近剑魔的那一刻,他只觉背后生出一道莫名大力,使他前进的身体不由自主地退出了老远。

    立稳身形之后,媚骨书生看了看拉自己的人,是天戊,忍不住问道:“你干什么?”

    天戊的独眼紧紧眨了眨,那瞳子里,竟然出现两个瞳仁,他不知是冷笑还讥诮:“如果不是我,现在的你,恐怕都已经成了喂养他太乙初玄神功的肥料了?”

    “什么?”媚骨书生大惊,“刚才那个就是太乙初玄神功?你是怎么知道的?”

    天戊冷哼了两声,用手摸了摸眉心拥有两个瞳仁发红的眼睛:“你是在怀疑我的‘戾血重瞳眼’吗?”一声反问,他踌躇了少时,又道:“不光如此,他还将这太乙初玄神功与万恨成魔呵在了一起,别说是你,就是你我二人联手,也没有几成胜算。”

    剑魔收起了银魄神剑,略带惊疑地问:“你有戾血重瞳眼?”

    天戊没有急着回答他,而是狠狠地闭了闭眼,察觉出什么不对地方:“蒙尘天子眼与戾血重瞳眼在百里之内必有感应,看来这蒙尘天子眼就在膜佛窟。”说完,他便紧紧地闭上了眼,硬生生地阻断了它们之间的感应。

    天戊虽然眼睛闭着,但对于周边环境和事物,“看”得比名眼人还要明白。

    “果真是戾血重瞳眼。”剑魔喜极,阴邪森冷,“你们给我送这份大礼,我可真是太喜欢了。”

    媚骨书生走了几步,看了看地寅,见他还是没有出手的意思,便来到天戊身边:“此人的功力不在我二人之下,只有我二人联手,或可有一二分胜算。”

    天戊也冷冷笑了两声:“要拿到戾血重瞳眼,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说话期间,戾血重瞳眼不自禁睁了一下,一道红芒凌厉射出,直冲剑魔而去。

    见这道红芒来势汹汹,剑魔只是将银魄神剑轻轻横在身前。

    “滴”的一声,红芒打在剑身之上,竟使得剑魔拿剑的手微微发疼,银魄神剑险些脱手而出。

    而这道红芒也像水滴一样,碰到银魄神剑之后,迅速激散开,变成一个细小的红网,刻印在剑身上。

    有那么一刹那,银魄神剑之上,红白二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剑魔咬了咬牙,执剑之手猛猛地凝了凝力,一道雄浑巨力灌注在剑身上,使得那丝丝红芒像气泡一眼消失掉。

    “戾血重瞳眼果真名不虚传。”剑魔先赞扬了对方,进而贬低,“不过这传说是蚕天之神才能催用的法眼,天戊你真的能轻易使用吗?”

    一语道中天戊的软肋,天戊的眼睛又闭紧了几分。

    不过天戊也并非不识宝物的家伙,看着剑魔能轻易抵挡戾血重瞳眼的一击,当下用了一个“咦”字表达了自己的疑惑。

    剑魔从剑身之中拿出了玲珑丹:“此物总足以逼你们就范了吧。”

    天戊与媚骨书生对望了几眼,显然也不知道这是什么玩意儿。

    天戊震惊了几分钟,随即摸出锅碗瓢盆,在空中敲击了几下,余音在空中盘旋了几遭之后,那些锅碗瓢盆落在地面,或躺或立,或斜或仰,平常人看来并没有什么特别,然而天戊惊异的神色却表明其中大有深意,绝不可等闲视之。

    看着这“卦象”,天戊难以置信地说了“玲珑丹”三个字。

    “玲珑丹?”媚骨书生这一惊可吃得不小,双目大睁的他问道,“这个就是玲珑丹?”

    相对于媚骨书生的惊异,天戊显得从容冷静多了,他点了点头:“如此一来,就算我有戾血重瞳眼,恐怕也用处不大了,奋力一搏吧。”

    “好,奋力一搏吧。”

    说着,天戊大手一挥,无数的锅碗瓢盆在空中铺成一道坦途。天戊和媚骨书生借着这道坦途,各自施为。

    在天戊的帮助之下,绕指柔更是如鱼得水,驰骋于天地之间,纵横于山川之内,如龙如虎,更无一点儿阻碍。

    剑魔大怒,高举长剑,一道巨大的剑光顶天立地,势如擎天之柱,向着大地,无情斩下。

    那一剑,足以开天辟地。

    然而就在剑光落下的那一刻,一堵肉墙却迎着剑光,逆向而去。

    是谁这么大胆,竟然要去找死啊。

    这一刻,每个人心中都有这样的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