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经阁 > 都市小说 > 最强小货郎 > 章节目录 第143章:会不会有人保我?
    黑鹰忙活几个小时后,眉头舒展,将硬盘和一张银行卡丢给木公子。

    “搞定,记得把钱打入账户。”说完,黑鹰又开始打起游戏。

    木公子阴笑,好啊!搞定好啊!

    直接拿着硬盘插在一个闲置的电脑查看起来。

    这一看,木公子乐了。

    果然视频是被剪辑过的!

    原版视频里人家服装店根本没出现胁迫威胁顾客强买强卖行为。

    真是老天爷眷恋,4分之1的几率都让自己碰到了。真是时来运转,该我木公子狠狠打你林辉脸了!

    木公子咬着牙冷笑:林辉啊林辉,你也有栽到我手里的时候!这要这个视频一出,你是什么德行立刻曝光!接受网民的唾骂吧!

    我特么倒要看看,你的后台还能不能保住你!

    木公子与黑鹰打声招呼,划账走人。

    回到家中,还未休息一会,孙明亮找上门来。

    直接开门见山的质问:“木公子,你不是说没啥危险吗?怎么清徐折进去了?”

    木公子淡然的说道:“慌什么!清徐自有清如保着他。”

    “保不保是另一回事。我听清徐的父母说,林辉要出钱保清徐出来,这是什么逻辑啊?”

    木公子呆滞了,啥玩意?林辉出钱保清徐?

    这套路与自己预想的不一样啊!

    要么林辉和清如闹翻天,要么林辉妥协。

    这怎么出现掏钱保人呢?放不放人还不是你林辉一句话的事?

    怪哉!

    不过木公子也没有多想,他根本不担心清徐会出什么问题。

    这家伙是和自己同一战线的,即便反水也拿自己没招。

    木公子说道:“甭管什么逻辑,清徐不会有事,林辉不看僧面还得看佛面,这就是清徐的优势。”

    木公子自然不会把精力放在清徐上,有这精力还不如关心下自己保镖李哥的问题呢。

    这时,有一伙警员推门而入。

    木公子皱着眉头,什么情况!这些人来这里干嘛?

    “木公子?”警员开口问道。

    木公子点点头。

    警员说道:“现在初步怀疑你教唆别人犯罪,和我们走一趟。”

    嗯?木公子愣住了,教唆别人犯罪?开什么玩笑!

    等等——

    李哥他——

    不可能啊!李哥可是自己的心腹,绝对不会出卖自己的。

    “有什么误会吧?”木公子笑呵呵的说道。

    “有没有误会咱们到所里聊吧,走吧。”

    警员根本不给木公子狡辩的机会,直接带走。

    木公子摆摆手说道:“等下,我放个东西。”

    木公子将硬盘锁进自己的保险箱,跟着走了出去。

    同时对着孙明亮说道:“没事,等我消息,你先按兵别动。”

    孙明亮点点头。

    心里想着:木公子可是能量巨大,也就是派出所一日游罢了。

    门外两辆车,一前一后,向着派出所驶去。

    后面一辆车中坐着一老一少两个警员。

    “这样真的好吗?”年轻的警员问着。

    老警员点燃一根香烟,吐了一口说道:“本来这事没多大问题。那个叫李哥也就犯个故意伤害罪。”

    “但是,偏偏这时候上面有人过问这个案子,试图动用关系保护李哥,真是耐人寻味啊。加上被害人深切的认为李哥是被人指示的,所以,这个案子值得深挖。”

    年轻警员有些顾虑的说道:“这可是木公子啊,听说上面有人。”

    老警员一瞪眼:“有人咋啦?江城大佬早就看不过去了!”

    “关键是李哥不松口啊,现在带走木公子也毫无用处啊!”

    “说你是榆木脑袋你还不听。”老警员摆出一副高人的模样说道:“囚徒困境没学过吗?”

    年轻警员挠挠脑袋:“学过是学过,但也没使用过啊。自打我进入派出所,不是帮老大妈找猫,就是帮老大爷找狗。”

    “那这次就学着点!”老警员说着。

    到达派出所。

    老警员特意带着木公子在李哥的候讯室转了一圈。

    李哥抬头看见木公子有些迷糊了。

    怎么看样子不像是来探望的啊,反而像被抓起来的。

    木公子做事从来不亲自下场,这是发生什么事了?

    警员将木公子送入办公室,一杯茶沏上,抽烟随意,这种待遇不像是问话,反而像回到自己家了。

    木公子彻底迷糊了,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警员也不谈重点,就是陪着木公子侃大山,从木氏集团的发展,到最近的效益,到江城将要建设两个公园的规划,有什么扯什么。

    木公子心中警惕,越是扰人身心,越要小心应对。

    老警员来到李哥所在的室内。

    拉开椅子,敲敲桌子说道:“说吧,有什么问题都交待,争取一个宽大处理。”

    李哥一摊手,“我都交代了啊,视频为证,我没什么好说的。”

    “刚刚你也看到木公子了吧?他要是没事我们会带他过来吗?”

    “我不清楚你在说什么。”李哥耸耸肩。

    老警员一笑说道:“你们之间的关系都是公开的,经不起调查的。”

    李哥坦言:“这与我有什么关系吗?我也要吃饭养家吧?木公子雇佣我为保卫工作,这违法吗?”

    “工作不违法,但工作的内容是否违法,我们都清楚的。”

    “我不懂你什么意思。”

    老警员说道:“你与小周无冤无仇,为何加害于他?木公子可是与小周有过节的,而你充当了打手的角色。”

    “不,我就是看小周不顺眼,我就打他。我脾气就是这么火爆,敢不敢放我出去,我照样砍人,看谁不顺眼就砍谁。”

    “放你出去倒是可以,砍人同样也可以。但是,你胡乱的砍人,有报酬吗?木公子不会给你报酬的。”

    李哥笑了笑:“不用套我的话,我就是看小周不顺眼,他敢来,我还砍他!说别没用,赶紧进入程序吧。”

    老警员也不气恼,起身走到门口说道:“那我问问木公子是什么想法,也许他能说出一二三来。”

    “给你立功的机会,你把握不住啊!”

    咣当,房门一关,室内陷入安静。

    李哥眯着眼睛,内心翻涌,心虚万千。

    木公子是不可能松口的!我这么替他卖命,到现在都没有指认他,他一定知道的!

    他一定是因为别的事情进来的,以他的关系网,很快就能出去。

    即便不管我,我出去后,木公子也一定会优待自己。

    李哥坚定的这样认为。

    时间一点一点流逝,李哥又有点不淡定了。

    自己的绝不开口的心思,木公子到底会不会知道?

    他有人保着,我呢?

    我要蹲几年?10年起步吧?好漫长啊……

    这个裂口一开,各种胡乱的思绪在李哥心中蔓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