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经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时总宠妻超无敌 > 正文 第1230章:番外晏羽篇:哥哥姐姐谈恋爱,同床共枕!
    官飞羽眼珠颤了颤。

    时晏表情懒洋洋,“你招惹了我,现在想逃了,官飞羽,天底下没有这么简单的事儿。”

    “我什么时候招惹你了?”

    时晏妖冶的眼角微微挑了挑:“你勾引我。”

    “哈?”

    官飞羽看他像在看傻子。

    时晏的性子,奇怪是真的,简单也是真的,他受不了太复杂的事情,凡事喜欢直来直去,攻击力爆棚的来做。

    “我对你很感兴趣。”

    他盯着官飞羽的眼睛:“我是男的,你要是也对我感兴趣,我立马就出柜,你要睡对我不感兴趣……”他又往前挨了挨,“不,不会有男人对我不感兴趣。”

    官飞羽:“……”夜黑风高,黑灯瞎火,他应该是做梦了。

    推开时晏躺进被窝里,官飞羽闭眼睛,选择无视眼前这坨“怪人”。

    时晏笑眯眯,癞皮狗似的钻进去躺在他身边。

    官飞羽浑身硬成钢板:“不准碰我。”

    “你就不想碰碰我?”

    时晏说话调调有磁性的不得了。

    “我经常拍杂志封面的,摄影师都说我身材好,腹肌,胸肌,肱二头肌……”“没兴趣,我是直男。”

    “哼,话别说早了。”

    屋子太小,月光照下来也黑黢黢的,甚至有些燥热,时晏盯着天花板,去摸官飞羽的胳膊。

    小家伙火力真旺,身上热乎乎的。

    只是他刚碰到他,手臂就被狠狠拧了一下。

    “嘶!”

    时晏疼的哼哼,“我明天还要拍戏,拧青了怎么办。”

    官飞羽往边边上挪:“活该。”

    时晏又碰了他两下,都被掐的叫出声,最后生气了,烦躁的背过身去不理人。

    长发铺在枕头上,露着一截光裸的背。

    官飞羽眼神好,悄悄侧头看了个满眼,时晏是个美人,毋庸置疑,但是……为什么是个男的呢!官飞羽心里说不出的感觉,索性不想了,闭上眼睛睡觉。

    圣诞节官飞羽没回国,学校放假,他写完作业想姐姐了,给姐姐发视频被拒了。

    再发还被拒。

    再发。

    再发。

    五分钟后官洛洛打过来:“飞羽,怎么了?”

    眼睛含水,嘴唇红肿,脸蛋粉嘟嘟。

    “你是不是跟时总亲嘴儿了?”

    小少爷死亡凝视。

    官洛洛舔舔唇,无敌开心:“嗯嗯嗯嗯嗯!”

    她和时崇亲了五分二十秒!官飞羽心里发酸,“时总不要脸!”

    官洛洛护夫一百分:“谈恋爱要什么脸,要脸就不能甜蜜蜜,不要脸不要脸。”

    姐姐中毒了……官飞羽烦躁的抓抓头发,“今天圣诞节,我头一次没跟你和二叔一起过!”

    “视频也是一样的嘛,我给你买了礼物,已经寄去法国了,你收到了吗?”

    应该是寄到时晏家了,官飞羽说:“嗯,应该收到了,我让明香姐一会儿拿来。”

    官洛洛笑着:“不止有礼物,还有新衣服,里面穿的外面穿的我都买了,你一会儿穿给我看看。”

    “法国那边冷,千万不要生病,不然我和二叔会担心。”

    官飞羽感觉被疼爱,瞬间哄好:“嗯,知道了。”

    客厅里时晏也在跟时崇视频。

    “哥你嘴肿了。”

    时崇唇角扬着,一脸春色:“嗯,刚跟洛洛接吻了。”

    时晏是个醋精:“只接吻没睡觉吗?”

    时崇抿了下唇:“现在还太早。”

    大影帝没好气:“呵,不是都睡过了吗?

    还矜持什么。”

    “等我什么时候不睡柜子了再说。”

    一提柜子两个字,时晏就心疼了。

    “你最近神经痛的还严重吗?”

    “好多了。”

    时崇微笑,万年冰山脸显出很可爱的一面:“我有洛洛陪着。”

    他哥以前都不会笑成这样。

    时晏是真的吃醋:“你就那么喜欢她。”

    “洛洛多好。”

    时崇笑的明媚又俊朗:“我特别喜欢她。”

    特别喜欢……时晏眼神凉凉,“那我呢?”

    没有官洛洛之前,他是哥哥最喜欢的人!时崇想起官洛洛的话,弟弟也要宠,“也喜欢你。”

    时晏唇角勾了勾。

    “但还是最最喜欢洛洛。”

    “……”总共聊十分钟,叫八百遍“洛洛”,他哥是个痴汉无疑了。

    挂了电话时晏就不高兴,在沙发上坐着,一脚把抱枕踹到地上,“官飞羽,你到底要在这贫民窟里住到什么时候?”

    官飞羽出来倒水喝,直接无视他。

    呵呵,贫民窟?

    他这是小了点,但也是市中心黄金地段好不好,租金都够在J市买一套房子了。

    不过,跟时晏的“白金汉宫”比起来,的确是差远了。

    他不说话,时晏就开始不满的絮叨。

    “采光不好,通风不好,满屋子的粉尘,这沙发巾,请问是七十年代吗?”

    “还有这地毯,灰不拉几的,官飞羽,你有没有审美?”

    “窗台上的花也不好看,花团锦簇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吗?

    你这花养的跟离家出走了似的!”

    “沙发又小又硬,房子也又小又丑。”

    “官飞羽,官飞羽!”

    官飞羽面无表情的站在时晏面前,手里一根巨长的法棍。

    时晏气哼哼的:“换房子,你必须回我……唔……”影帝的嘴被塞上法棍,官飞羽眼神凉凉:“不想住就开门往右,想住就闭上嘴安安静静。”

    时晏瞪他,官飞羽不理他,去洗澡,他一会儿要去学校。

    刚走到浴室,身后时晏追上来。

    “你去哪儿,我也去。”

    剧组出了点问题,暂休两天,他无聊的长草了“不带你,我去见女人。”

    官飞羽的论文导师的确是个女的。

    有女人时晏就去不了,因为他会吐,不过——“我戴墨镜陪你去。”

    他挤进浴室,开始脱衣服。

    官飞羽炸了:“谁要跟你一起洗澡,你快出去!”

    时晏脱的光溜溜:“都是男的有什么关系。”

    “关系大了!你快出去!你出不出去……不出去我出去!”

    官飞羽拧门,时晏拽住他,花洒拧开,滋了官飞羽一头一脸。

    “呸!呸!时晏!”

    “哈哈哈!”

    官飞羽给导师艾丽准备了一盒饼干,换上官洛洛给买的新衣裳、新围巾和新帽子,领着“盲人”影帝时晏进了校门。

    时晏戴的墨镜是黑度最高的墨镜,他还戴了顶大一号的帽子,整个压下来,把他一张小脸盖住快三分之二。

    远看神秘禁欲风,近看他路都走不直。

    “你拉着我点,我这张脸要是磕了,至少损失几个亿。”

    官飞羽给他一只袖子,“有什么关系,保险公司还能赔几个亿呢。”

    影帝的脸买了保险,甄仕仁说五官都买了。

    时晏稍稍抬眼瞪人:“你就不会说点我爱听的。”

    “说了你能回家去吗?”

    “不能。”

    “那不说。”

    时晏把官飞羽的新衣服袖子扭成麻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