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经阁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诸天地球大融合 > 正文 第六十二章 没死的三人
    shobyjs'诸天地球大融合'

    第二天早上,魔法界的人都看到了最新一期的预言家日报。

    所有人都知道了福吉,邓布利多还有伏地魔都死掉的消息。

    在知道这些以后所有人都是很震撼的,因为这个怎么看都有些太巧了。

    而且所有人都没有想过,伏地魔居然没有死,居然还回来了。

    这让所有人都感到了害怕,伏地魔这个名字的再次出现,让所有人都回到了十几年前,回到了那个恐怖的时候,那个所有人都朝不保夕的时候。

    就在他们感到害怕的时候,魔法部的高层已经出现了巨大的变动,首先,兰马洛克韦斯莱,这个所有人都没有见过的韦斯莱成为了新一代的魔法部部长,而巴蒂克劳奇这个原魔法法律执行司司长却在自己的家里被捕了,和他一起被捕的还有本应该死在阿兹卡班的小巴蒂克劳奇。

    这个消息没有多少人注意到,或者说这些东西全都隐藏在伏地魔出现,又被杀死的这个大消息里面了。

    而在霍格沃兹,所有的学生和教授都是一脸的悲戚,他们都看到了霍格沃兹最受欢迎的校长,也是最强的校长大的遗体了。

    这是西弗勒斯斯内普带回来的,和他一起回来的还有上百名的傲罗这些人全都一脸的兴奋,好像是有什么好事一样,这让麦克教授有些受不了了,她觉得在这个举世同悲的时刻,这些人不该是这么一副表情。

    可是随后发生的事,就让她有些说不出话来。

    邓布利多的记忆盆,一个真正隐秘的记忆盆,那个时候的邓布利多还有这一头红褐色的头发,不过已经有些许的脱发了,而这个时候的邓布利多则是在和年轻的佛地魔在一起,为伏地魔的第一件魂器的制作出了一份力,要不然一个破旧的笔记本是无法成为一件魂器的。

    “米勒娃,你要明白,他们已经很给邓布利多留面子了,没有只记得把这件事给说出来,要不然邓布利多这百年的英名,就葬送了,我们不能不考虑这点,要知道他是我们的校长,坐在这个位子上的人是不能有污点的。”

    斯内普看着麦格教授小声的说到,其他的教授们看着记忆盆都是一脸的纠结,除了凯特尔伯恩,这个只剩下一条手臂和半条腿的保护神奇生物课的老师,他看着记忆盆说道:“早就说过这个东西还是销毁了最好,看还是出乱子了吧,真的事不听劝的老家伙。”

    作为一个被六十二次留校察看的老人,西瓦诺斯凯特尔伯恩对这个学校里面的事少有不知道的,更重要的是还没有多少人注意的到他,这就让他知道了不少不该知道的东西。

    比如海格的事情,他就是知情的,所以他才会把海格收为了自己的学生,让他做了自己的助教。

    现在他的话,让不少人都看了过来。

    “不用这么看我,我在这里待得时间长了知道的事自然也就多了,不过还是没有宾斯教授知道的多,这位可是从建校开始就待在霍格沃兹了,在这里已经待了几百年了,学校里大大小小的事他全都知道,还写了一本霍格沃兹的校史,你们看到的霍格沃茨,一段校史就是从宾斯教授的校史里面提取出来的东西,只不过他不说就是了。”

    大家这个时候才看到飘在他们身后的宾斯教授,现在的他可是一点都不木然,而是一脸的感慨,这时候大家才想起来了,魔法史的教授可是从来没有换过人的,这位可是一个活历史了。

    在看到所有人都看向自己以后,宾斯一脸不耐的离开了。

    不过在离开的时候啊,他深深看了一眼,一个站在斯内普后面的身穿深色斗篷的人。

    “他认出我来了。”

    这个人对着身边的人说到。

    “认出来就认出来吧,只要他不说,你就是个死人了。”

    站在他身边的卓群看着离开的宾斯小声的说到。

    这个宾斯,他现在可是很重视的,一个活历史呀,以前还没有注意到这个家伙,只知道这位的讲课会催眠,没想到霍格沃茨,一段校史也是他写的,这就有些意思了。

    “您说怎样就怎样吧,我们现在已经没有选择了。”

    “你知道就好,帕西瓦尔先生,你要知道,你现在明面上已经死了,你能活着,是因为你和盖勒特还有汤姆对这个国家的主人和我都有用要不然,你们我是不会留下生机的,这一点你要明白。”

    卓群看着身边穿着长斗篷的年轻版阿不思珀西瓦尔伍尔弗里克布赖恩邓布利多说到,这个全名长到可以水一句话的人就是邓布利多教授,不过现在他叫帕西瓦尔。

    “呵,说了这么多,还不是需要阿不思来这里行使自己最后的权力么。”

    完全年轻的盖勒特看着卓群说到,他现在是什么都不怕了,一脸的无所谓,就连自己的兜帽都没有完全的遮住脸,而是露出了下半边的脸,卓群已经看到这家伙一路上和不少的年轻女傲罗打情骂俏了。

    真不愧是靠口才和颜值就能收复了大批手下的真正黑魔王,和另一个黑魔王完全就是不一样呀,真不知道那些人到底是怎么把两人放到一起的。

    一个是席卷了半个欧罗巴的大佬,另一个是乡村里的社区暴徒,这怎么能用一个名字呢,真是让卓群对格林德沃有些不值了。

    “不要这么说,我亲爱的盖勒特,你要知道这是我们理想能够达成的关键,是我们的未来。”

    帕西瓦尔一脸深情的看着盖勒特说到。

    卓群明显的看到了好几个年轻的女傲罗已经流下鼻血了,作为一个穿越世界的老手,卓群立马就知道她们是怎么回事了,只能无语的说一声,真不愧是腐国呢。

    而卓群在想完这些以后。脸色就变了,他发现自己居然秒懂了这些东西,然后他暗自的唾弃了一口,都是让汉朝的那些老乌龟给污染了,那群皇室没有一个取向正常的,真不愧是脏唐臭汉。

    不过卓群现在没工夫管这些。

    她这次过来是为了让邓布利多断掉和霍格沃兹的联系的,要不然阿拉克尔是无法成为校长的,这样的话,就麻烦了。

    不光是小说还是电影都说了,霍格沃兹石油意识的,他会自己选择自己的校长,虽然不知道这个到底是不是真的,可是乌姆里奇再把邓布利多赶出霍格沃兹自己成为校长的时候,确实是连校长办公室都进不去的。

    所以为了上阿拉克尔不出现这样的问题,让所有人知道邓布利多没有死,邓布利多就必须过来,把自己从校长的位置弄下来,然后让阿拉克尔上位。

    这样才不会有人知道这件事,至于那些傲罗来到这里可不是为了给阿拉克尔站台的,也不是为了镇压那些教授的,他们过来是为了外快魔法部的在职傲罗们一起去把八眼巨蛛和千年蛇怪都给处理了,而且为了能够以最安全的方式处理了那些怪物。

    兰马洛克还从白厅请来了几位黑魔法大师,其中有一位是冈特家的传人,是为蛇佬腔,可以和蛇怪交流的,这样会增添不少的安全性。

    至于蛇怪和那些八眼巨蛛算是兰马洛克给魔法部的福利,这些生物都是稀有的魔法耗材,都是很值钱的,尤其是八眼巨蛛耳朵毒液,那可是每品脱100加隆的高极稀有品,这些都是很值钱的。

    在知道这些东西变卖以后会分给所有的魔法部雇员以后,整个魔法部在瞬间就投靠了兰马洛克,还有人喊出了兰马洛克是最伟大的魔法部长的话。

    说实在的兰马洛克说出这些话的时候,他上任才不到一个小时,之前还因为抓捕了巴蒂克劳奇被人议论纷纷呢。

    不过金钱一出,万事皆休,万事皆顺,只要涉及到了利益这些人立刻就忘记了之前的所言所行,全都牢固的站在了兰马洛克的身边。

    而兰马洛克这次也过来了,他准备带头去处理了蛇怪,毕竟在他的理念里作为领头者自然是要身先士卒的,所以他来了。

    卓群看着年轻的邓布利多说道:”现在你该把自己的位置交出来了。”

    “我们现在需要去校长办公室。”

    邓布利多看着卓群说到,被卓群从生到死又从死到生的搞了一通以后,他就不敢再在卓群面前玩什么花样了,尤其是在见到了那些来自其他世界的家伙们以后,这位就彻底地老实了。

    卓群看着邓布利多点了点头,“不要耍花样,我们现在就去移交位置,然后去处理了那只千年蛇怪,我想看看那个东西到底有什么好害怕的。”

    邓布利多看着依旧对他不放心的卓群苦笑了一下,有位不可察的摇了摇头。

    在昨天被卓群打死的时候,他回忆了自己的一生,眼前不停的飘过那些在他生命里出现过的人,他的家人,和他战斗的人,还有因为他死掉的人,这一生的一切都在自己的面前展现着,邓布利多才发现自己的一生其实是这么的无聊呀,居然什么东西都没有,而他和盖勒特的理想,还那么的遥远。

    一个巫师不用担心暴漏身份的世界,一个巫师可以和麻瓜接触的世界,这样的理想还没有完成,邓布利多觉得自己是要死不瞑目了。

    可就在他回忆的时候突然被人给拍醒了。

    卓群根本就没有杀死这三个人的想法。

    要知道超长待机是个老狐狸,是不会随随便便的就把自己的筹码掷下牌桌的,她需要看到别的国家乱起来了,才会站出来承认超凡世界的存在。

    而这个乱起来的国家,就是亚美利加,在超长待机说出了自己的要求,以后卓群就知道了格林德沃,邓布利多这两个人是不能死的,而伏地魔也不能再出现在不列颠了,因为他在这里的使命结束了。

    “我没死么?”

    邓布利多在醒来之后的第一反应就是自己居然没有死,这让他感觉有些庆幸。

    “不,阿不思邓布利多已经死了,死的时候是109岁,这一点是不会改变的,捏讣告已经发出去了,现在,你是个不存在的人了,不光是你,盖勒特格林德沃和汤姆里德尔也都已经死了。现在除了我没有人知道你们还活着。”

    卓群坐在那里端着一杯红酒看着刚刚从医疗平台上起来的邓布利多说到,邓布利多的身边是汤姆里德尔,就是他拍醒的邓布利多。

    而格林德沃则是老老实实的坐在卓群的对面,他们的魔杖都被放到了桌子上,不过都已经被掰断了。

    这是卓群掰断的,因为这些魔杖都太有名了,不少人只要看到了魔杖就能知道对方到底是谁,尤其是邓布利多的老魔杖,在巫师界就没有人不知道这根魔杖是属于邓布利多的。

    “你要干什么?”

    邓布利多看着卓群问到。

    卓群摇了摇头,指着格林德沃和伏地魔说道:“这个问题,之前我已经回答了两遍了,不想再说第三遍了,你还是问问他们两个吧,他们会告诉你答案的。”

    邓布利多听到这话就看向了格林德沃,至于站在他身边的伏地魔他是一点都不在意。

    “盖勒特,你还是那么的迷人,就像是我在戈德里克山谷见到你的时候一样的迷人,真是该死的魅力。”

    邓布利多一张嘴没有问格林德沃卓群说的事,而是开始饿了调情。

    “你也一样,阿不思,现在的你和当初没有丝毫的不同,也是一样的充满了智慧和才学,不应该是更加的睿智了。”

    格林德沃倒是没有说什么有魅力的话,而是夸耀了邓布利多的睿智。

    这两人的交流,让卓群都有些受不了了,他可不喜欢看腐剧,所以就咳嗽了一些下,让他们注意一下。

    随后格林德沃就和邓布利多说起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两人足足说了半个小时的时间,可实际上两人说正事的时间还不到分钟,其他的都是在回忆着过去,感慨着现在,展望着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