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经阁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穿越东汉,开局剿灭十万匈奴 > 章节目录 第五章 县令到访
    王府。

    古泰之道:“王大人,求您帮帮忙。”

    说罢,塞了一锭银子过去。

    不其县县尉王柯君,与古泰之是亲戚。

    古泰之想让王柯君去县衙问问,孙铭为什么查封他的赌坊。

    王柯君眉头微蹙,点头道:“好,我去一趟县衙问问清楚,你在府上稍候。”

    古泰之道:“那就有劳王大人了。”

    “呵呵,都是一家人,说什么有劳啊。”王柯君戴上官帽,大踏步走向外面,道:“应该是郡里来了督邮,例行检查。你放心吧,赌坊绝不会出事的。”

    听了王柯君的话,古泰之总算放下心来,有了些底气。

    赌坊挣的钱,孙铭也能分到一笔。无缘无故的,怎么可能查封,断自己财路呢?肯定是有原因的。

    郡里来了督邮,例行检查。

    似乎只有这样才解释得通。

    查封赌坊、棒打王阖,只不过是做做样子。

    原来闹了半天,都是误会啊。

    古泰之拍了拍脑袋,苦笑起来。哈哈,怎么就没有想到呢?自己真是老糊涂了啊。

    不多时,王柯君回来了,脸上多了一道鲜红的巴掌印。

    古泰之笑道:“王大人,辛苦辛苦,我这赌坊何时能解封啊?”

    “古泰之!”王柯君的眼都红了,箭步上前,用力扯住古泰之的衣领,大怒道:“老王八蛋!你得罪了孙铭,拿我去顶罪?我县尉之职被撤,今日绝饶不了你!”

    古泰之愣住了。

    连县尉说话都不管用?

    甚至,县尉直接被撤职了。

    堂堂县尉,说撤就给撤了?

    卧槽!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啊?

    王柯君把古泰之按在墙上,破口大骂道:“皓首匹夫,苍髯老贼!”

    ——

    刘府,柴房。

    耿忠坐在长条凳上,抱着萝卜啃了一口。

    范羌半跪在地,恭声道:“少爷,事情已经办妥,古泰之的赌坊都被查封了。”

    “嗯。”耿忠点了点头,伸出手来,问道:“吃不起饭了,能借我点钱吗?”

    范羌从怀里掏出一锭金子,恭恭敬敬的放在耿忠手里。

    耿忠随手把金子扔了,皱眉道:“拿五铢钱,金子怎么花?根本找不开。”

    范羌为难道:“属下……没有五铢钱。”

    耿忠烦躁的摆了摆手,道:“行了,你回去休息吧。”

    “诺。”

    ——

    刘府,西厢房。

    刘诗峣把自己的衣物叠放整齐,放在地上的木箱里,眼眶微红。

    要离开了啊……

    她从小在不其县长大,她喜欢不其县的一切,这里是她的家。曾祖父奋斗了几十年,才创下刘府这偌大家业。

    现在,家没了。

    没办法。

    得罪了古泰之,只能离开,逃得远远的,否则会出人命的。

    “都怪我太任性,连累了全家……”刘诗峣咬破了红唇,俏脸上满是自责。

    直接嫁给古杰不就好了吗?

    太自私了……自己真是太自私了,都没有为父母考虑过!

    她幽幽一叹,擦了擦眼角的泪,抱着木箱走了出去。

    院子里,家丁们已经把需要带的东西收拾好了,一辆马车横停在门口。

    刘纪渊站在高处,朗声道:“愿意跟我一起走的,现在就出发。去哪里我也不知道,可能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不愿意跟我一起走的,每人领五百钱,留下。”

    家丁们窃窃私语起来,大多数去账房领了钱,选择留下。只有十几个家丁扛着包袱,愿意继续追随刘纪渊。

    对于这个结果,刘纪渊心里早有预料。大多数家丁已经结婚生子,有了属于自己的家庭。他们走了,妻儿老小怎么办?

    只有十几个家丁,父母离世,无妻无子。

    耿忠也去账房领了五百钱,装进了自己的口袋。

    这钱是给刘府家丁的,你一个外人,才来了多久啊,凭什么拿?

    让你白吃两顿饭已经很不错了,居然得寸进尺!

    无耻之徒,不要一点颜面!

    家丁们看向耿忠的眼神都有些不善。

    刚才耿忠还躲在柴房偷吃萝卜。

    这时,门外响起一道嘹亮的声音:“县令孙大人到!”

    县令来了?

    刘纪渊吃了一惊,脸色阴沉下来。

    县令孙铭和县尉王柯君的关系极好。

    县尉王柯君是谁?古泰之的亲戚啊。

    而且,孙铭不知收了古泰之多少好处,这次来,八成是帮着古泰之欺负他们的!

    刘纪渊深吸一口气,笑着迎了上去:“不知孙大人要来,有失远迎,万望见谅啊。”

    孙铭连连摆手,笑道:“区区在下,岂敢劳烦刘老爷迎接?折煞我也。”

    声音相当谄媚。

    听在刘纪渊耳中,却觉得是在讽刺。

    刘纪渊道:“不知孙大人来此,所为何事?”

    “古泰之开的四座茶楼,已经被本官查封了。”孙铭怒道:“经过审理,本官得以确认,那根本不是什么茶楼,而是赌坊!这老东西,公然违反《汉律十九条》,私设赌坊,简直狗胆包天!”

    “呃……啊?”刘纪渊愣住了。

    一旁,刘诗峣也是满脸错愕。

    耿忠打了个饱嗝,一嘴的萝卜味。

    孙铭道:“刘老爷,依你之见,古泰之这老狗该如何处置?”

    “在下怎敢参与朝廷政务?”刘纪渊忙道:“一切全凭孙大人定夺!”

    “呵呵呵……刘老爷。”孙铭握住刘纪渊的手腕,笑道:“本官以前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万望刘老爷海涵。”

    语罢,深深作揖。

    刘纪渊怎么敢受孙铭的礼,忙作揖回礼道:“岂敢岂敢!”

    耿忠走上前去,朗声道:“你叫孙铭对吧?以前的事,我替岳父原谅你了。”

    家丁们一听这话,全都握紧了拳头。

    岳父?谁是你岳父?

    你一个住在窑洞里,靠打短工生活的臭乞丐,居然妄想娶刘府千金?

    孙铭也是你能叫的?那可是县令大人!

    你想死可以拔剑自刎,别连累刘家好吗?

    “呵呵……”刘府管事刘柘笑道:“孙大人切勿挂怀,此人脑子有病,绝非我刘府之人。”

    语罢,扯着耿忠的衣领就往后拖。

    “别碰我!”耿忠甩开刘柘,整了整衣领道:“脑子有病?在说你自己吗?言辞粗俗不堪,没学过孔孟之道吗?”

    刘柘陪着笑脸,对着孙铭道:“孙大人,让您见笑了。”

    两个家丁上前,架着耿忠就往柴房走。他们已经忍无可忍了,要把耿忠按在地上狠狠的揍一顿。

    “且慢。”刘诗峣挡住了家丁,美眸中透着怜悯,轻声道:“你们放开他吧。”

    耿忠住在破窑洞里,每日风餐露宿,脑子还有点问题。想一想,也蛮可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