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经阁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全球神祗之蛇人开局 > 正文 第二百七十九章 结局
    “尊贵的蛇人之神,熔炉之主。眼前的这一切,您觉得如何?”

    聂充眉头皱了皱,觉得有些难办:“三十三星的实力,你也是大世界主。”

    “或许吧。”生命神主摇了摇头,非常得意:“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如果不是你威胁我,我也不会急于提升实力,这些……可爱而灵性十足的生灵,也就不会死。”

    聂充叹了口气:“这种情形,我曾经亲眼见过一次。”

    生命神主一怔,然后拍着神座的扶手大笑:“你竟然知道,你竟然知道,哈哈哈,说来听听。”

    “这个仪式,我听说过一次,见过一次,你这是第二次。将能量体的诸神,用仪式扭曲成为血肉体,然后进行杀戮。

    我曾经在龙域大世界,见过数十万太古龙神血腥厮杀,比这里惨烈的多。”

    生命神主听了,陷入了沉思:“你知道龙域大世界?既然听过龙皇之名,还敢来这里。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有大世界主听到龙皇之名,不马上逃走,还敢往上来凑的。你不怕死吗?”

    “你又不是龙皇,为何要怕?”

    “果然,你见过那老东西了,你拿到了祂的遗物,所以才会如此快速的崛起;祂埋在哪里?说起来,我也该祭拜一下的。”

    聂充低头想了想:“我还认识一个人,她叫弥露。是一位善良而美丽的龙神。”

    生命神主气息一滞,随即眯了眯眼睛:“不错,你身上有她的气息,这么算来,我也是你的老丈人了。或许我们可以谈一谈。”

    “弥露,还有你创造出的蓝水龙神一族,全都死了。你的内宇宙世界也崩塌了。”

    “蓝水龙神?什么东西?”生命神主诧异:“我什么时候创出过……咳咳,弥露都给你说了什么?龙皇那老东西又给你说了什么?”

    聂充终于把事情理顺了,龙皇受了重创,祂需要复活,布置了复活的手段。

    太古龙神一族,都是用来给祂复活的,这其中有几样重要东西,比如龙皇之眼之类。

    事情总有意外,太古龙神之中,出现了一名不世天才,修炼到很强境界,发现了龙皇要复生,全族不过是祭品。

    其实所谓这天才,也是龙皇造出来的一个载体。

    这个载体为了躲避命运,然后跑了,舍弃了自己的内宇宙,塑造了一个女儿,来代替自己的命运。

    这个女儿就是弥露,弥露比她父亲更厉害,她发现了这件事,于是用不知名的方法,将命运转嫁到了聂充的身上。

    最后龙皇复活的时候,出现是聂充,龙皇傻眼了。

    祂的复活就失败了。

    没有这么简单,如果仅仅缺一个载体,虽然不完美,问题应该不大,龙皇不至于沦落到装陨落的程度。

    聂充扫过四周,生命神系中无数的尸体,都有一个特点,若有所悟:“龙皇的心脏,安在身上不好受吧。”

    生命神主咬牙切齿:“老东西连这都告诉了你,祂就不怕被你夺走了。老东西也会信任其他生命?不可思议,你知道了又如何。我已经找到了解决的办法。”

    说完,打开一个小小的木盒,木盒里坐着一个巴掌大的小女孩,神色惊恐。可怜兮兮地掉着眼泪。

    “住手!”聂充忽然产生一种大恐惧,他还没来得及行动,生命神主大口一张,将小女孩吞掉,

    就在同时,世界震荡,变成了血色,似乎有血洗宇宙,虚空在流血。

    “哈哈哈。”生命神主的气势节节飙升,从三十三、三十四、……三十七星,终于停止了下来:“告诉你一个秘密,虚空主神去外域征战之前,留下了自己的一缕灵韵。生命神系的责任,就是保护这屡神魂。我潜伏于此百万年,为的就是此物。

    以此灵韵为媒介,就可以彻底降服龙皇之心,我就能完全发挥出龙皇之心的威力。

    虚空宇宙,以我为尊。”

    聂充心痛,似乎最重要的东西失去了,心脏被啃掉了一块。不单是他,所有虚空宇宙中的生灵,都出现了相同的感觉。

    “你该死。”许久之后,聂充站起了身。

    生命神主感叹道:“我的确该死,那又如何,谁能杀我?”

    “师傅,出来干活了。”聂充从虚空中一抓,将龙神分身拿了出来,朝生命神主丢了过去。

    “这是……送我主神器,想投降吗?”生命神主大笑。

    一个苍老厚重的声音出现:“逆子,把我的心拿来。”

    “老东西?”

    生命神主飞速退后,厉声喝道:“你不是死了吗?”

    “我若不死,你这个逆子永远不会现世,龙皇之尊,逆转生死,又是什么大事。”龙神分身中,飞起一道虚影,朝着生命神主扑了过去,融入了祂的躯体。

    这家伙一个人张牙舞爪,自己一边惨叫,一边自己打自己。

    “滚出去,这是我的神体。”

    “所有太古龙神,皆是我血肉所化,尔等魂灵,也自我血肉诞生,岂能违逆于我。”

    聂充捂着心口,看到龙皇占据了上风,加油打气道:“师傅加油,打死祂,小心祂创世法则,这混蛋的创世法则很强。”

    光芒一转,龙皇的气息瞬间就被压了下去。

    “老东西,我要和你同归于尽。”

    聂充喊道:“师傅小心,不要让这个混蛋自爆。”

    “好徒儿,你就在一边等着,先别说话。”

    “徒儿遵命!”看了一会儿,聂充又说道,“师傅,这生命神殿周围的血转仪式,是那混蛋布下的,会不会对你造成妨碍,徒儿去拆了它。”

    生命神主面色大变,一只手点出,笼罩宇宙的仪式瞬间解体溃散。

    “聂充,你……为师夺回了心脏,就将太古万神碑赠予你。”

    “女婿,我家弥露贤淑貌美,聪慧过人,助我杀了这老狗,我就正式将弥露嫁给你,与你平分虚空宇宙。”

    “徒儿,为师有一女,叫做七彩神女,是三十五星的大世界主。在无数大世界中,都是艳冠群芳,等为师夺回心脏,将她许配给你。”

    聂充羞涩道:“这不太好吧。”

    “徒儿心有所属,为师让她给你当丫鬟。”

    “老东西,你无耻。女婿,你不要听老东西的话,祂的承诺,就从没有兑现过。”

    三个神一言一语的聊天中。

    生命神主的灵光被击溃,龙皇获得了心脏,复活成功。生命神主形态一换,变成了慈祥的老头。

    “徒儿,这次多亏你帮忙,为师才能复活。过段日子,为师带你去找七彩神女,让你们完婚。”

    聂充一步步地上前,默默凝聚能量:“师傅,你是真的还是假的?”

    龙皇奇怪道:“我当然是真的,烈阳法则,我留给你的,举世之中,只有你我懂得,我还能是假的。”

    聂充忽然呵斥:“我的师傅已经死了,我连遗书都有,你还想骗我;你这个假货,竟敢冒充我龙皇师傅,可恶至极,受死!”

    无数烈阳升腾,将生命神殿包围,形成一个巨大的熔炉。

    “聂充住手,烈阳法则中有大秘密,你不想知道吗?”

    “住口,无耻狗贼,竟敢冒充我师傅,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无穷太阳转动,虚空蒸腾,降下无数神焰,破坏和焚烧龙皇法则。

    “好小子,你真想要我的命,你就这么笃定自己能赢吗?”龙皇变化出本体,一条以星辰为眼的老龙,龙身蜿蜒在虚空无尽处,周身萦绕着法则,冲撞烈阳熔炉,想要逃出去,连续十几次的冲撞,并没有撼动的熔炉。

    “闲话休说,进我熔炉大世界走一遭。”

    聂充动手,并不是说自己能赢这个龙皇,而是此时,龙皇还未复原,正是最虚弱的时候,这时候动手,赢面最大。

    如果让祂恢复几天,就成了聂充带着全家老小逃命的时候了。

    义无反顾地动手,结果一试之下,这龙皇比想象中的还要弱。

    战斗之中,感受到了三股气息,龙皇、生命神主,还有另外一股,正是这另外一股气息,严重虚弱了龙皇的战斗力。

    烈阳熔炉旋转着,拖拽着龙皇往另一个世界飞去。老龙脖子乱甩,挣扎到了极致。

    “花神,你这个贱货,你敢阴我。”

    龙皇回光返照似的,忽然跃出来一截:“花神,给我出来。否则本皇就和你的应命者同归于尽。”

    聂充探着脑袋,好奇地看着这条傻龙。

    龙皇转过头来,发出诡异笑容:“小子,你是不是很迷惑,我可以告诉你真相,你不过是一颗棋子,一颗用来……”

    “够了!”一道清冷的声音突然出现:“扎镆铘,你为祸诸域亿亿年,罪恶的生命该结束了。”

    龙皇激动地一蹦一蹦:“为祸诸域?我做的一切,都是你造成,真正恶毒的神是你。”

    女声沉痛道:“这是个错误,需要纠正。”

    龙皇愤怒:“我不和你狡辩,你今天必须放我离开。你想杀我,临死之前,我也可以舍命一击,破开熔炉大世界。将里面兆亿怨魂放出来。”

    聂充想了想:“那又如何?”

    “虚空宇宙将被污染,而熔炉之主,也就是你,聂充,会被虚空厌弃和惩戒,你将会被放逐,封锁在至暗深渊。”

    聂充拳头举起:“那就来吧。”忽然之间,熔炉烈阳百倍的速度旋转起来,龙皇惨嚎着往下跌落。

    什么至暗深渊,都是以后的事。他只知道,这时候弄不死龙皇,将来就是龙皇回过来头弄死自己的。

    “停!”

    忽然,一个女子出现,挥手之间让熔炉停止,将奄奄一息龙皇丢了出来。

    聂充负手在旁边,看着这个女子,默默地叹口气:“果然是你!”

    女子转过身来:“扎镆铘说的是真的,这是世界自我修正的规则,哪怕虚空之主都没法干预。您不能出事,所以今天还不是祂的死期。”

    聂充:“我该怎么称呼你,万花之主?虚空之主?还是红萝?”

    这个突然出现的女子,是红萝。她穿着白色的裙子,四周飘飞着大大小小的花瓣,散发着沁人的香味。

    白衣红萝学聂充的样子,歪着头想了想,在花瓣的萦绕下飘了过来,伸出了手,将五指张开。

    聂充也伸出了手,十指相扣,嘴角咧开了笑意。

    万花之主凑过来,小声说道:“吾主,我是红萝。从一开始,我就是红萝;其他的事情,回去给你解释的。”

    “你、你竟然……”龙皇看到这一幕,气得蹦跳起来,好像快要气死的样子,气到极致冷静下来,嘿嘿冷笑着嘲讽:“自命为万物之源,万神无法直视的尊贵存在,学会低声下气了。上一个纪元,本皇也是应命者,直面你的资格都没有。

    还是说,上一次输得太惨,把底蕴都赔空,这次你连自己都搭上了,哈哈哈。”

    一道烈焰神掌从天而降,将龙皇拍扁。

    “吾主,让祂走吧。”

    白衣红萝拦住了聂充,秘密传音道:“吾主,祂的心脏融入了我的分魂秘术,百万年之内无法复原,先将怨魂的问题解决,再来杀祂。您的熔炉神术并非完全体,补完之后,纵使扎镆铘全盛状态,吾主也可以将其随手灭杀。”

    聂充听了,哼道:“冒充我师傅,纵使你有万千理由,我也必杀之。”说着,又是一个火焰手掌砸下。

    “小子,欺龙太甚。你身边的那个贱……虚空之主都认我是龙皇,你竟然还说我是冒充的。”

    聂充哼道:“我师傅有两件宝物,太古万神碑和龙域,你这个冒牌货有吗?”

    龙皇当即将两件宝物拿出来:“小子,这两件东西给你,我可以走了吧。”

    “师傅,你竟然真是师傅。”聂充大惊失色,将两件宝物收起:“我这是做了什么,竟然把您伤成这样,师傅咱们回去,徒儿给你疗伤。先去徒儿那住下,徒儿一定将你治好。”

    龙皇一下蹦起,变成老人模样,跳了两跳:“师傅没受伤,没事,非常好。你也别在意,刚才师傅是考教你的修炼,哪会受什么伤;不用疗伤,师傅自己回去就行。就不打扰你和……你们两口子,先走了。”

    “真不去啊,徒儿还要孝敬你呢。”

    “为师走了。”龙皇打开一个虚空传送门,直接离开了。许久之后,又有一道声音传来:“徒儿,虚空之主并非善类,你万事小心,以我为戒。”

    红萝低头:“吾主,我……”

    聂充拉了她的手:“走了,我们先回去,我得把什么事情搞清楚,再决定怎么收拾你。”

    回到了虚空废墟后,红萝说出了原委。

    事情比聂充想象的更严重。

    红萝的身份,确实是虚空之主。

    虚空宇宙存在时间太长了,沉淀了数不尽的负面精神力量。这些负面精神力量过多,来不及消除。

    于是,虚空之主用一个很粗糙的办法。每过一万亿年,负面精神力量积攒到极限,就将原宇宙封印,然后开启新的纪元宇宙。

    又一万亿年,又把这个封印,开启下一个宇宙。

    叠石子一样,封印的黑暗宇宙越来越多,叠起的石子会倒的,总有叠不住的时候。一旦倒塌,积累的负面精神力量会被全放出来。

    介时有什么后果,无法预计,不止是世界毁灭那么简单。

    上上个纪元,虚空之主耗空自己所有的神力,推演出来一种解决方法,创造出一种水中火,可净化负面精神力量。

    龙皇扎镆铘,就是虚空之主挑选出来的水,由龙皇引出净世之火。这个火主要还是虚空宇宙的力量孕育出来,扎镆铘就是个媒介。

    虚空之主感觉到扎镆铘心思诡变,等功成的时候,祂肯定会私吞净世之火,就提前做了手脚。

    果不其然,虚空之主凝聚了净世之火后,处在非常虚弱的状态。龙皇伙同大群邪恶世界主,围攻虚空之主,要将虚空之主围杀在虚空乱流之中。

    龙皇自己偷跑回去,吞噬净世之火,被反噬而死。

    聂充的出现,就是虚空之主从无数大世界中找到的一个适合使用净世之火的生物,用一种特殊的方式带到了众神之城;

    虚空之主变成红萝,亲自在暗中保护。

    “这个千阳界,这么重要?”

    红萝认真道:“是的,吾主。它可是整个世界的希望。”

    “我以为随便捡来的,不值钱呢。”聂充想了想:“既然做到这种程度,应该有万全的计划。”

    红萝点头:“计划就是,三十六天荒神殿。这些殿主,也是净世之火的一部分,我为了防备龙皇,将净世之火分成两处,龙皇得到的只有最重要的一点。其余化作天荒殿主,定住下层黑暗宇宙,不让其动荡。这些天荒殿主背叛了,伙同龙皇,将虚空宇宙的上位神全部封印,使我的力量又一次减弱,无法逃脱众神的追杀。

    祂们的背叛,也在我意料之中。”

    拿出一个银色的钥匙。

    “这就是天荒三十六殿的控制枢纽,吾主将此枢纽融合,就可以将天荒三十六殿都炼化进入千阳界。

    介时,熔炉神术威力达到三十九星。

    然后以天荒三十六界为支点,将黑暗宇宙的封印全部转移到千阳界中。

    吾主炼化了这些黑暗宇宙,就可以超越大世界主,达到更高的层次了。”

    聂充想了想:“明白了,我的使命,就是把你的黑暗宇宙打包装走。”

    “吾主的熔炉法则,就是通过炼化负面精神力量而增长的;如果万界中有同样法则的神,看到我这里这么多的负面精神力量,巴不得马上装走呢。”

    “这么说,还是美事,我还占大便宜了。”

    红萝连连点头。

    聂充当即给她一个脑蹦,变成了一个哭唧唧的红萝。

    “你的实力是多少。”

    “四十星,已知的百万个大世界,我是最强的。

    吾主,我厉害吧。我并没有找到往前的路了。

    吾主是最有希望突破四十星的,将来吾主比我强。”

    “那行动吧,虚空乱流中,围攻你的那群家伙也放进来,我一并烧了。”

    “好的!好的!”

    两人联手,天翻地转,天荒三十六神道拱卫世界,黑暗宇宙转移其中。

    虚空乱流中,腐尸之主、万虫之主众多主神,正在围攻中心的一个白色花朵,花朵神纹凝聚成光河,忽然一闪消失。

    “不要让祂跑了,快追。”

    众主神各出手段,一路追赶,追着追着,忽然到了莫名其妙的地方,发现好多恒星围过来了,竟无法逃离,被无形神火湮没。

    两百亿年后,聂充炼化了所有的黑暗宇宙,他的实力超过了四十星,比红萝还要强,他站在世界之上,抬头看着远方。

    “我可以迈出这一步,但感受到了一股恶意,恐怕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我得苟,再发育个几亿亿年再上去。”

    转身回到了虚空宇宙,众神之城的最高处,盛大庆典正在举行。

    庆祝黑暗宇宙被全部炼化、从诸天万界再也不用担心负面精神力量的侵蚀,举行的庆典,红萝指挥着各神侍忙碌,暗鳞、小瞳、小风、薇儿玛、瑟琳娜、梅丽珊德、拉米亚、盈雪、聆夕、弗朵拉……都在一边说笑。

    聂充悄然出现,抢了小风的酒,一口喝干。

    “那是我三万年才酿出来的,还我……我咬死你。”